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> 老榆木家具 >

杨永海:珍爱武邑人的“老榆木

  杨永海,1966年生,武邑县人。18岁时跟随老北京艺人刘凤桐、史双年,拜师并学习木工手艺,21岁曾在北京故宫博物馆从事宫廷家具修复工作。1995年杨永海回到家乡创业,不惑之年的他又启动了“武邑明清家具大世界”项目,扛起了武邑硬木雕刻行业的大旗。

  硬木雕刻技艺历代传承,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精神财富和文化财富,杨永海就是从这里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。

  杨永海(以下简称“杨”):武邑的硬木雕刻起源于一个苗姓老人,也是我们武邑人。改革开放初期,这位老人在北京硬木雕刻厂担任副厂长,上世纪八十年代苗老回到武邑,看到家乡这么穷,决定在村里成立副业,于是创办了一家硬木雕刻厂,把北京硬木雕刻厂所用的原料拉回武邑,然后让乡亲们加工,再送回北京让乡亲们赚个手工费。为了让乡亲们掌握硬木雕刻技术他还从北京请回几个师傅,教大家硬木雕刻。这个副业持续了十几年,慢慢地,这个产业就逐渐在武邑兴起了。

  杨:对,我初一没上完就回家了,去村里的雕刻厂学手艺,挣工分,三年手艺学成了就去的县外贸局的雕刻厂,签了三十年的合同,一辈子的饭碗就有了。我干活又快又好,同事六十多人,论技术我排第二。在这期间,我就被调到北京故宫博物馆维修家具,这期间碰到过榆木家具。从北京回来以后,我想自己创业,好木料没有,榆木总有吧,于是开始做榆木家具。

  杨:以前接触到的木料就是花梨,没有别的材料,去了故宫以后眼界开阔了,我就知道,这是黄花梨,那是紫檀,知道了什么木料是什么样的,这种认识就是在故宫养成的,那的东西都是真的,正宗的,别的地方哪里有那么多的好东西?而且故宫的家具不管是做工还是样式都不一般。

  杨:故宫博物馆的家具质量很好,样式好,比例好。我们现在做的好多家具都是仿照故宫的式样做的,样式方面啊,工艺方面,还有雕花等等,比如说一把椅子,你按照故宫的样式和比例去做,使用起来就是舒服,不承认不行。虽然民间也有,但是做工毕竟没有那么讲究。我从故宫学到了真实的古代家具的一些技法,然后把这些知识用到了榆木家具上,自己研究、琢磨,再和别人探讨、学习。

  杨:有七八百户做这个,他们做了以后交给我,我再深加工,然后向北京走货。后来县里让我成立一个家具市场,就开了这些门店,让大家也富起来。

  杨:老榆木是比较现在的榆木起的名字,如今的榆木容易招虫蛀,木质也软,质量远远比不上原来的。原来的老榆树三十年才能成材,做成的家具年久不开不裂,硬度好,比松木家具强。不过现在已经找不到老榆树了,我手里的老榆木再用二十年左右就没了。

  杨:以前来源于前人们栽的树,后来只能在村里拆老房子的时候,从人家手里买了,如今已经没有天然生长的老榆树了。

  杨:可能有气候或者土壤等各方面的原因吧,我还专门找大学的教授问过这个事,也没有什么确切的结论。

  杨:据说老榆树这个品种是山西那边过来的,分布就在山西到山东一带。生长范围往北到北京,南到河南,往西到了大同就少了,往东到淄博就少了。就这么一段。

  杨:我哪里会调查研究,是根据收老榆木的经验推算出来的。我手里的老榆木都是村里拆老房子之后买过来的,那房子还得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盖的房子,我们收檩条和大梁,之后的房子大都是用的松木了。

  杨:对,除了这里,别的地方没有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,因为破四旧,断了一段时间,也没人做榆木家具,后来人们就不再关注榆木家具了。几十年以后,我去故宫修补家具,在那里发现了榆木家具。才开始找这种木料,这时候就都是从房上拆下来的了,原来村里的老榆木都扔了,不拿着当回事,从故宫回来以后才知道榆木也是一种好木料。

  杨:要是没有这个市场,人们可能还是给我打工,不知道家具市场怎么回事。我为的就是让人们自己经营,也挣个钱。县里就给了我这个提议,我觉得很值得,钱多了就没什么意义,带着大伙儿致富还能让别人念个好。去年十几个卖家具的商户都是我交钱给他们买的店铺,因为他们觉得租房子贵,买又买不起,还把产权证给了他们,让他们拿证去贷款,剩下的欠着我,挣了钱再还给我。

  杨:得有一百八十户左右了,捣乱、骂街的一个没有,要是骂了客人就是重罚,好多人想进来还进不来呢,得有规矩。客人再不对,是客人,所谓和气生财,就是为了做生意,把东西卖出去就是了。

  杨:省里市里对于文化产业这一块很重视,现在人们也都比较喜欢复古,我们的家具结实又便宜,市场很大。市政府对我们也很支持,有什么困难我们可以直接反映,会给我们解决。我觉得前景很好,发展环境也不错。别的地方店铺搞优惠都是免租一个月俩月,我直接免租一年,大家都挣了钱,市场才能火起来,有了名以后就有了钱赚了。

  杨:一直在创新,顺应时代潮流,就是反映在家具的样式上,不死板。还有老榆木如今的市场需求很大,现在的储藏量是远远不够的,得用新榆木代替,只能用一些办法让新榆木硬度提上去,否则质量不过关。还有一些新人不会雕刻,我们要组织培训,不能总用机器,老的手工手艺不能丢,为此我们硬木雕刻协会还准备评选雕刻手艺,评创新,设立奖金机制。提醒人们,别总顾着挣钱,老祖宗的手艺不能荒废了。

  ·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衡水新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  ·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、联系电话等,均为公益性质,请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,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。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。